女儿走失一家三口又患白癜风 男子离家千里靠捡垃圾为生

时间:   2018-01-03 14:11:30

 

\

 

  年近知命之年,张军善却活得“一塌糊涂”。他放弃了原本月收入近八千元的工作,离开了妻子儿女,来到距离家千里的城市,住月租百元的平房,吃清水煮挂面、抽三块钱一包的烟,穿别人给的旧衣服,靠拾荒养家糊口。

 

\

  躲到异乡做拾荒者,是张军善被生活连续夹击后的“无可奈何”。

 

\

 

  2008年春节前夕,下了一场大雪。张军善的大女儿张宏秀在雪夜里走丢了。因为没有手机,这个消息直到事发后很多天,张军善回家过年时才知道,“孩子放寒假,走出校门就再没回家。”那时,媳妇带着二女儿、儿子和小女儿,四处打听无果,又联系不上张军善,只能眼巴巴地等他回来再找。(寻人启事,如有知情者请联系儿基会告白行动小组)

 

\

 

  大女儿生得白净,眉眼都像张军善。他常年在外打工,和女儿交谈很少,媳妇总说孩子性子像他,“和我一样犟。”这一年,大女儿上初一,心疼她上下学走读路太远,张军善刚给她转到学费更高、可以住宿的私立学校,却没曾想发生了这样的事。那个春节,张军善沿着女儿走过的路找了一趟又一趟,雪地里踩满脚印,又化成污水,孩子还是杳无音信。

 

\

 

  日子一天天过去,失去孩子的痛苦像刀剜在心口。媳妇抱怨他,怪他不早些回来,眼睛都快哭干了。他也无心外出打工,晚上睡不着觉,闭眼全是大女儿的身影。张军善小腿肚上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白斑,也随着烦恼扩散开来。先是腿肚子、后来蔓延到后腰、脊背。“那时候不知道是白癜风,也没心思治。”

 

\

 

  一家五张口,日子还得过。作为家里的顶梁柱,张军善只能强打精神回到天津继续打工。他夜里依旧睡不着觉,饭也吃不下。走在街上,看到和大女儿年龄相当、蓄着短发的女孩,总忍不住要凑上前看个仔细。大女儿失踪成了张军善的心病,这加速了白癜风扩散。逐渐的,他脸上也有了一块块斑驳的白斑。

 

\

 

  起初,觉得自己手臂、双腿有白斑不好看,张军善夏天也穿长衣长裤,以做遮挡。皮肤病蔓延至面部后,更让他觉得“没脸见人”。他开始旷工,躺在出租房里发呆,悲观、烦恼、自卑交织,酝酿出一个决定—走。走到一个没人认识他的地方,做不用和人打交道的活计。思前想后,他给自己买了一辆电动车,决定随便去什么地方捡破烂儿。

 

\

 

  这个决定他没向任何人提起。他捱到月底拿到工钱,把钱缴完房费和水电费后,给家里汇了大半,自己只留了不到2000块钱。然后,他连夜离开天津,“那年好像是冬天,没有方向,就那么瞎开了3个多小时。”张军善落脚的地方是河北任丘。第一晚,他在荒地里过夜。天亮后,他四处找合适的出租屋,问了几家都远远超出他的预算。第二夜,他也只得在户外度过。

 

\

 

  几经辗转,他找到当地一处年租1500元的房子,一次缴清,兜里只剩下不到500元。在这儿,张军善浑浑噩噩地躺了5个多月,没给家里打过一个电话。此后,也再没有回过家乡。

 

\

 

  蔓延到脸上的白癜风让他对自己心生厌恶,而这千疮百孔的人生似乎也无可留恋,他想得最多的是自己写满不幸的前半生。

 

\

 

  1972年,张军善出生于安徽亳州,排行老九。家里经济困难,他连小学都没上完,十二三岁就辍学离家打工,他学过电焊、下过煤矿,扛过大包………“什么苦活累活都干过。”20岁出头,他经亲友介绍,和妻子结婚,在村里建了房,“欠了一屁股外债。”日子刚有点起色,孩子走失,自己又成了这幅“不人不鬼”的模样,“什么倒霉事都让我摊上了。”

 

\

 

  张军善无法与生活和解,他想不出安慰自己的说辞,只能把这些都归咎于命运,最痛苦的时候,他甚至想过去死。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的,是还没找到的大女儿,和还未成年的三个孩子,“我死了,他们的日子更苦了。”身上的钱花光后,张军善出门去捡破烂,为了活下去,他只能克服自己的生理反应。日子久了,他对那种刺鼻的味道早习以为常,还学会了如何从废品里挑出有价值的“宝贝”,平均一天能挣60来块钱。

 

\

 

  终日与他为伴的是一支花900多块钱买的手机,里面有他在街边小店“蹭网”下载的电视剧。“我爱看水浒传,喜欢里头的李逵,他忠心。”张军善常年不修剪的头发挡着眉眼,刻意压低的帽沿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他总是沉默,只有在必须开口时,才操着浓重的安徽口音答话。

 

\

 

  除了拾荒外,张军善还帮附近工厂打扫卫生,“工钱都是别人看着给。可能是瞧我可怜吧,都是给多不给少。”他说,还有人给他旧的衣服、鞋,偶尔给他送包子、肉菜,让他打打牙祭。

 

\

 

  几年的拾荒生活,让他对这个陌生城市里的背街小巷分外熟悉。但他始终和这里保持距离,不和人主动攀谈,不与人交朋友,陌生的人际关系像自己“潦倒”人生的保护色,让他觉得安全。“自己的苦自己扛,和谁说都没有用。”

 

\

 

  “家里好不好,短不短钱?”这是张军善往家里打电话的固定开场白。平日里,挣了钱,攒够三百五百,他都往家里寄。

 

\

 

  自己留些基本的生活费,买挂面、馒头,交电话费。为了节省开支,连三块钱一包的烟,他也开始克制减量,“我多省点,她们就能多花点。”

 

\

 

  去年,妻子在电话里告诉张军善,小女儿和小儿子身上的白斑也扩散开了,涂了药还是不见效。他沉默着不说话,原本被生活打磨得麻木的心又起了波澜。小儿子张宏卫文静清秀,发病后,白斑分布在眼角、胳膊、手心、双大腿、双耳孔、耳后。小女儿张宏丽发病更久,症状也更重。

 

\

 

  孩子们是他晦暗生活里唯一的光,他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无论如何要把病治好,张军善决定带着两个孩子去北京治病。

 

\

 

  时隔四年,在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白癜风“告白行动”帮助下,张军善与家人在北京国丹白癜风医院相聚。对于未来,他没有更多设想,他只想多攒一些钱,把孩子们的病治好。为此,他还会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继续拾荒。

大寒索裘钩元提要同舟敌国点头之交依头缕当安分知足度日如岁洗垢求瑕高官尊爵不能赞一辞家见户说旋得旋失割臂之盟敝帚自珍遭遇际会山崩川竭继晷焚膏百业萧条得马生灾别有天地

郑重声明:以上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出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文仅供参考,盲目相信,风险自担。发布本文之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本网赞同或者否定本文部分以及全部观点或内容。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上一篇:小企业该怎么到银行办理企业贷款?企业贷款条件是什么?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