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营之乡的老板们还会跑路吗?

时间:   2018-07-14 05:01:20

“江南皮革厂倒闭了” ,这段直白的推销广告一时间风靡全国,却没有几个人知道广告词里的老板和皮革厂确有此事。更没有多少人知道词曲背后的温州跑路潮

2011年起开始的跑路潮把温州模式推上风口浪尖,其中最常听到的便是“温州模式已经过时”的论断。温州炒房团、企业倒闭、地下钱庄的负面新闻更引来温州模式的污名化、妖魔化——这座城真的日暮途穷了吗?

不,温州仍然是那个温州,只是时局的变化让这里也跟着有了很多改变而已。

而温州人,因草根而生,萌动于改革开放前,发轫于80年代,狂飙在90年,迷惘在危机中,现在又迎来复苏。温州从改革之处的混沌之中闯出一条路,不可不谓蕴含着一种奇妙的力量。

今天的文章,内容非常详实,刀哥觉得值得一读,就让我们隔着时间的窗口再看温州。




1978-1980s末

悄悄生长的商品之苗

高度集中的社会经济体制在浙南从来就不是密不透风的。改革开放前,温州的许多地区允许农民外出谋生,一部分靠出卖手艺、劳动为生,另一部分则从事小生意,如倒卖粮油票。

改革开放前温州人对于高度集中的经济体制的种种反弹大多出于生存的考虑。而且温州政府也不是计划经济的忠实执行者,反倒在一定范围内网开一面。改革开放前的温州就像体制下偷偷生长的异苗,一旦体制松绑,便开启了野蛮生长。


中国民营之乡的老板们还会跑路吗?


温州相对偏僻

却也相对自由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释放松绑体制信息后,颇有经商传统的温州桥头人率先将江苏等地的纽扣批发到镇里卖,结果被一抢而空。在巨大市场需求的强烈刺激下,桥头人走南闯北,哪里有纽扣存货就奔向哪里进货。

随着纽扣生意在这里越做越大,1983年,桥头纽扣市场正式挂牌成立。虽然桥头镇地处山岙,但这并不妨碍四面八方的顾客前来采购,小小的山镇成为了调度全国纽扣资源配置的枢纽。

国营工厂与温州农村专业市场并非悬隔,专业市场卖国营工厂小商品反倒意外解决了商品滞销的问题。

中国民营之乡的老板们还会跑路吗?

“每天二、三千人把窄小的街道挤得水泄不通,保卫人员见此情况怕出意外,就将我塞进车子,一溜了事。”——费孝通


桥头纽扣市场是改革开放初期温州十大专业市场的缩影。雨后春笋般涌出的专业市场带有很强的专营性和地域性,如柳市经营低压电器、金乡制造徽章、萧江生产塑编——一地专营一商品的专业市场模式开启了温州商品经济的进程。


早期的温州经济模式被比喻成“一辆车子,两个轮子”:轮子是为“家庭工厂”和“专业市场”,两者一起驮着“商品经济”这辆车狂奔行进。这种比喻就道出了当时很普遍的“前店后厂”的模式——一条市街两边的排屋,面街的是店,屋后就是家庭工厂。


1992年,温州苍南,前店后厂的街道格局

中国民营之乡的老板们还会跑路吗?

“十万供销员跑市场”是早期温州经济的一张名片。供销员每次外出往往带有几十家家庭工厂的小商品样品,到各城各乡推销,回来时带几十个业务合同,通知家庭工厂进行生产。


此外,供销员还负责捕捉市场讯息,比如某大城市商场的某种产品销路不错,便买回温州,令家庭工厂钻研仿造,再以更低的价格占领市场。


温州供销员向大城市商场推销小商品

中国民营之乡的老板们还会跑路吗?

但改革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82年初,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次经济整肃运动铺开。严厉打击“投机倒把”犹如一股寒潮,吹入了商品经济刚刚起步的温州。


1982年严厉打击投机倒把

中国民营之乡的老板们还会跑路吗?

个体经济最为活跃的乐清柳市成了经济整肃的首要对象。


上一篇: SINOCES 助推企业转型 创新奖项连接企业市场 代表年度消费电子新品的最高研发水准和最新技术走向的“Leader
下一篇:最后一页